A new sport: change names

another all blue day, even the new guy wears blue. Last week I forgot socks … the photo on the lower left was a week ago and the right is after playing today.

 

话说现在流行改名 … 还蔚然成风 (王安石叫Vans, 朱棣是Judy)
俺第一次被’改名’是1979 去香港
二夜一天的那种火车 六个铺. 有一家香港人 爸妈儿女
爸妈特别好 鸡同鸭讲跟俺聊天 讲不通还可以写嘛 …
妈妈说 “哦 … 你是阿Ying …” 广东话的ning 是ying
我: “不是不是 俺是小Ning …”
妈: “是呀 我知道 Ying 嘛 … 那就是阿Ying了…”
俺刚刚还挺高兴的因为她赞俺漂亮 😊 现在俺怎么又变成了 … 乡下妹了? 哈哈哈.

中国南方 北方的语言差距

40年过去了 阅历多了 信心也增加了. 俺真的不再介意别人怎么叫俺了 Whatever you desire

纽约New York 的约 York 是为个英国的约克公爵而命名 – 此公就是后来的英王 詹姆斯二世. 美国到处都是欧洲地区的名字 巴黎了 日内瓦了 琳琅满目 举不胜举. 要是改名的话 大概得麻烦一阵了- 除非吃饱了撑的 …

由此想起昨天的新的小鲜肉 和旧的小鲜肉们. 他们都比俺打的好 但是俺每次赢 (99%归功于俺的不幸搭档) 或者打个漂亮的球 他们都会赞几句 我想这是信心所在吧?

由此自然想起一个羽毛球🏸️先生. 技术很好有一次就是我们两… 结果我发球他扣死 再发 再扣 … 他发 俺回 又被扣死… 俺一直在捡球. 五分钟后俺就走了. 他也没有得打 … 我直觉的想 “我们都知道你打的好… 至于这么没有信心吗?” 其实有时碰上弱对手, 迁就着打应该是个不错的方法. 比如可以练习一下单反 …

自觉自己是个运动员 … 但是还是觉得跟不上 赶不上 一浪接一浪的运动.

不八了 刚刚收到一个非常难查的资料
谢谢未莫面的朋友
干杯去 🍻

请包涵错别字 乡下大妈 阿Ying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